华至寒

不是僵尸粉……

【草汤】吸猫需谨慎

#我流瞎写
#猫化汤川
#ooc
#幼儿园文笔……不喜右上orz

  one.
冬天,寒风吹的他忍不住紧了紧衣服。
草薙再一次踏进帝都大学的大门,目的地仍是理工学院。
不过这一次可不是因为奇奇怪怪的案子,而是那位年轻的物理副教有事找他帮忙——在他正享受难得清闲的假期的时候。用了无法拒绝的语气,认真的像是有不的了的大事。不过草薙倒也不生气,毕竟去他那也是摸鱼嘛。
走进已经很熟悉的灰色建筑,很快的找到了位于三楼的物理系第十三实验室。实验室门上挂着一块白色的告示板,草薙下意识抬头看了看,挨在汤川学名字旁果然贴着“在内”两字。奇怪的是,告示板上又贴了一张“请勿打扰”的纸张。估计是正在放假的因素吧,理工学院安静得出奇,草薙想了想,还是规规矩矩的抬手敲门。
“草薙吗?”
门内传来了友人熟悉的声音。
“是。”草薙感到有些惊讶。
“稍等一下。”门内有了动静,过了一会儿才传来声音。
“请进。”
这家伙为什么不直接把门打开啊。草薙无语的推开门,然后再反手关上。实验室应该是开了暖气,毕竟相比起以前室外要暖和不少。那位帝都大学年轻的物理副教还是穿着实验服的白大褂坐在桌子前,双手搭在键盘上,对着面前的电脑目光却一直停留在他身上。不过,说起来……他是不是在进门的瞬间瞄见汤川茶色的发间有什么东西动了动……?
“好久不见——呼。今天可真是冷啊。”草薙拉开了外衣的拉链,笑着打了声招呼。
“嗯。”汤川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没有和平常一样平静的神色、甚至在草薙的眼里,汤川显得有一点点的焦躁——这很不寻常,违和度太高了!草薙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而汤川也不像是要开口的样子,只是单纯的望着草薙的方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草薙真的不确定他是不是在看他,他总觉得汤川带着点迷茫和混乱的目光越过了他,但似乎又只是在盯着他。总之,草薙被汤川看得浑身不自在,惹得他无意识间挺直了腰板,正襟危坐,认真的看向桌后的人。于是,两个大男人就这样干瞪眼,实验室的气氛一时间弥漫着一丝尴尬。
“咳、汤、汤川……”草薙实在是受不来了,用食指挠了挠脸颊,刻意的不能再刻意的轻咳一声,干干巴巴地开口。“你叫我来该不会是这样干坐着吧……?”
草薙再一次感觉眼前人的发间有什么东西又动了动。半响,被叫到名字的人才像是回过神一样,扶了扶眼镜,眼神又恢复和之前一样的清明——“太好了这家伙终于恢复正常了!”草薙小小的舒了口气。
“抱歉、需要喝咖啡吗?不过我这里只有速溶的。”汤川随手拿起桌子旁摆的杯子,重新看向沙发上草薙。
“啊,不用麻烦了,谢谢。”
汤川微微的耸了耸肩,又把杯子放下。
“那么这次有什么事难到了伽利略老师呢?”
“都说了不要叫那个了。”汤川皱起眉头,倒是没反驳草薙的话。像是犹豫了一下,他抬头认真的看向草薙的眼睛。
“是有很麻烦的事。总之,你先看看这个——”
草薙清楚的看见汤川茶色发间有东西抖了抖,然后立了起来——看清后草薙忍不住“啊”了一声——藏在发间的东西正是一对毛绒绒、和汤川发色无异的猫耳!
“什么呀这个,新的发明吗?”在内心驱使下,草薙站起身,越过桌子轻捏上了那对猫耳。意料之外的柔软,草薙不禁想起来以前养过的奶猫的手感,同时在内心里感慨了一下现在的科技还真是发达,竟然能做到如此逼真的地步。还没揉搓几下,手就被用力扯住——草薙大概这辈子都忘不掉他那位友人这时的表情——双眼恍惚,似乎还有些水光,微微的眯着,透过镜片似乎有些不真实。他咬着唇,漏出了一颗尖尖的小虎牙,似乎在极力隐藏这些什么。多亏了白暂的肤色,爬上脸颊的绯红看得清清楚楚,而自己手中的猫耳也随着他发抖的身子则轻轻颤抖着……有点、可口?草薙呆呆的想着。
“住手!”汤川终于开口,狠狠打掉草薙仍滞留在猫耳上的手。他喘着气,眼睛恶狠狠的瞪着呆滞的草薙,可惜眼神威慑力已经消减了大半,只会让被眼刀的人——也就是草薙——觉得眼前的人更可爱就是了。
“——我没有让你碰吧?”稳住气息后,汤川扶了扶有些滑落的眼睛,冷着脸,微微仰头盯着草薙的眼睛。
“…………………………哦。”草薙的手还维持着被打掉前的动作,笑容还僵持着,张大的眼缓缓的眨了好几下才发出了一个意义不明的音节,似乎还在“汤川漏出了可口的表情”的震撼中没有缓过来。
“、”
在呆滞中,草薙敏锐的观察到汤川头顶上的猫耳向两边压平,眼睛也微微眯起。“他生气了!”内心的警报声大响,草薙猛的回过神,收回僵在空气的手,往后退了一步,急急忙忙道了歉,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潜意识的把汤川的行为看成猫的行为。
“哼。”汤川应了一声,扭过头不愿看草薙。
“……所以呢、这是怎么回事?”草薙感受到坐在桌子后面的人投来询问的目光后指了指那个还在平压的猫耳。
“……啊啊。这就是我叫你来的原因——让我简单跟你说吧。”
——————
“你的意思是……你改完论文后趴在桌子上小憩后醒来就长了一对猫耳?”草薙摸了摸后脑,“可是这太不现实了吧?”
“……”汤川没有回答他,刚刚还呈放松状的猫耳再次向两边压去,眼睛微眯,眼神不知道望向哪*。草薙甚至有点心疼这位年轻的副教——身为科学研究者,相当不科学且毫无依据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就算是被称为“伽利略”的汤川也会手足无措吧。
“那你找出原因了吗?”
“如果找出来就不会叫你来了。”
“要不要去问问别人?”
“如果你不想在头条看见我的话。”
草薙稍微想象了一下明天头条上出现“震惊!某高校副教长出猫耳”的画面,不禁打了个寒战。
“……要不去研究一下?”
“为科学献身吗、唔,不错。这样子说来只要把我拿去解剖一下说不定有重大发——”
“不不不这种想法还请您停止。”看见汤川一本正经的考虑他开玩笑的建议,草薙赶忙连连摆手。
实验室里突然响起了细小的啪嗒啪嗒的声音,像水滴落一样。草薙下意识往水池瞟了一眼,“那怎么办?”
“——你说呢?”汤川叹了口气,一直紧绷的猫耳放弃似的下耸,啪嗒声也就此停止。他微微低下了头,额前茶色的刘海遮住了那双总是泛着睿智和精明的眼睛。
“嗯——决定了,在你恢复之前住到我家来吧!”草薙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打了个响指。
“你家……?”
“你现在出行很不方便吧,住我家的话外出的事我来帮忙解决,怎么样?就当是帮忙破案的回礼。”草薙笑了起来。
汤川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轻轻的点了点头。“好。免费的劳动力还是很难得的。”
草薙看见那对茶色的猫耳随着主人抬头的动作微微前倾*,然后他的友人露出了他今天踏进十三实验室以来第一个笑容——“那就麻烦你啦,我的草薙大警官。”

一个去草薙家时的小对话↓
“这个是、尾巴?”
“……别想着碰。”

*刚刚还呈放松状的猫耳再次向两边压去,眼睛微眯,眼神不知道望向哪:这个是猫主子紧张or焦虑时的表现x后文啪嗒声是尾巴在拍打白大褂的声音_(:D)
*草薙看见那对茶色的猫耳随着主人抬头的动作微微前倾:猫主子在表达喜悦或者感兴趣的时候会将耳朵前倾。

因为找不到粮吃所以试着割了一下大腿肉……如果文中有什么错误欢迎指出x

也许有后续】